Category: life

家裡的客廳吊燈,裡面有個自動控制裝置,六顆燈會隨著開關切換兩顆燈、四顆燈、六顆燈及小夜燈四種模式,但歷經十年歲月,控制開關開始不靈光... 一開始是六顆燈模式壞了再也按不出來,再來是四顆燈模式開一陣子後會忽然跳到小夜燈,到了最近更是瘋瘋顛顛,有時開關十幾次都是小夜燈模式,要靠耐心憑運氣,等一陣...

大約半年前吧,重拾慢跑鞋,開始在政大體育場繞圈圈的日子... 鞋子是兩年前衝著生平第一次參加10KM路跑時買的,之後覺得走訪山林兼看花草比跑步來得有趣,就又回歸假日穿著運動涼鞋登貓空郊山的習慣。 今年會重返跑壇(謎之聲: 跑壇? 我呸!)的最大目的,其實是衝著健檢報告裡幾項不好看的數字,平時...

上回為小閃光舉辦夏季手工藝特展後,佳評如潮。甚至我還接到紐約市立美術館長電話,探詢前往美國展覽的可能性,不過被我以小閃光現階段應以學業為重,不宜過早享受成名滋味為由婉拒。(謎之聲: 版主最近沈迷Coding走火入了魔,精神狀況不穩,請大家見諒!) 手邊又積了好幾件作品,索性就再辦場秋季特展吧!...

去年暑假,小閃光在救國團夏令營學了不少有趣的東西,所以今年暑假又去報到囉! 幾乎每週都會帶一兩件黏土作品,積少成多,加上都挺可愛逗趣的,索性就幫她在網站上開個手工藝特展: 一號作品 假掰女王花            ...

如上週六宣佈,大獎為MSDN及Win7的VS2010盃解碼魔人賽開始囉! 比賽規則如下: 2010/7/31(六)清晨5:00公告題目(選在週六是怕影響大家上班,挑在清晨是鼔勵大家早起) 謎題有初階與進階兩題,將同時公佈,最早找出答案並留言的人獲勝!(請務必留下噗浪帳號或電子郵...

前幾天上班順便載小朋友去阿媽家,忽然有感而發,加上這幾天看大家用Plurk Painter畫得不亦樂乎,喚醒了我的塗鴉魂,故信手亂塗一幅,順便也對提高台灣生育率做點微薄貢獻。 (點選可看完整尺寸原圖)

“吃飯不專心”是許多小朋友的通病。明明不過半碗飯,邊吃邊玩,聊天發呆,硬是可以吃上兩小時,最後午飯搞成下午茶,晚餐磨到變宵夜,一場場吃飯大戰不時在家庭餐桌上演,通常會以冷飯菜 + 臭臉小孩 + 抓狂父母收場。 這是個古老命題,是為人父母者的FAQ, 網路討論不少、育兒書籍也有專章,許多專家學者...

前幾週在百萬小學堂看到有趣的題目: "台北市的四獸山指的是哪四獸?" 上網找了資料,無意發現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裡提到一個小時便可輕取虎、豹、獅、象四獸的輕鬆登山路線,打算隔天趁著週休去走一趟。因為愛跟路的吵著也要去,本來精彩可期的中年人與四獸博鬥,變成全家休閒出遊。 ...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黑暗小站點閱數再由百萬人次邁向150萬人次! 訂閱人數也直逼1400人。 不過由於FeedBurner最近常有訂閱人數忽然暴跌幾天再恢復的狀況,只好再補圖舉證5/20日時訂閱人數曾達1,386。 最後還是不免俗要感謝各位網友捧場,未來要繼續關照哦~~~ 【成長歷程...

免洗筷真不愧是科展的一哥,繼四年前幫台中的小朋友奪下臺中市中小學科展化學類第一名,今年又幫幾位國中同學榮獲桃園縣科學展覽第三名: (為避免日久連結失效,保留原文如下。來源: Yahoo奇摩新聞 ) 免洗筷有多毒 六和國中生報你知 〔記者羅正明/平鎮報導〕日常用品中,什麼東西最毒?平鎮市六和高中國...

配合清明祭祖返鄉,全家去了一趟清境/合歡山,一償出身南投的40歲中年人竟從未親訪這兩大台灣名勝的宿願。 行程日期要配合清明,即便天氣不佳,也沒得選擇。所幸,出發時台北陰雨綿綿,行過新竹雨勢漸歇,但雲層仍十分厚實,心想不妙,此行大概難見壯濶山景了。 果不其然,過了霧社,隨著海拔一路攀升,車子開...

再遇吸血鬼 趁著清早,爬了睽違半年多的二格山。 七點多出門氣溫約二十度,微涼但太陽已漸露臉,想必是個微熱早晨,於是只罩了件薄風衣,穿著排汗衫短褲加運動涼鞋的黑暗乙種登山裝,騎上機車直奔草湳大榕樹。 雖然大榕樹附近停了不少車,由阿柔洋道路最高點進入二格山林間...

公司工作機的顯示卡是當年入手XPC時,因為沒有Onboard VGA而買的卑微低階顯卡,原本的想法是工作機只用來寫程式抓蟲蟲,又不需要打怪撿寶練功,何必講究3D功能? 世事難料... 前些時候上尉LCD退役,P224W加入雙螢幕服役,由於7100GS只有DVI+D-Sub的組合,原先的19" ne...

【註: 文中有標明[p]的連結為噗浪訊息】 故事要從2008年11月說起,家裡有一台LKK的三鳥牌17" LCD,在添購新的22"內建電視盒LCD後,高齡8歲的它在我公司的辦公桌覓得第二春,轉任工作機的第二螢幕。 時間來到半年後,7月的一天早上,17" LCD忽然出...

樓梯間的天花板燈座年代久遠,塑膠逐漸脆化,前陣子更是開始座盤分離,接著就出現接觸不良的狀態。開燈後常得用雨傘尖輕推燈泡"喬"個幾下才能點亮,上週一,小燈座走到了生命盡頭,再也亮不起來。樓梯少了燈,晚上出入不便,身為黑暗水電工,面對這種險惡情境,當然責無旁貸要扛起拯救世界的重責大任! (遠目)...

自從有了DSLR胡亂玩了好些年,也不乏曾為追逐天晴大景背著沈重相機搶登山巔, 總以為要有好照片少不了景好技術佳加上老天賞臉, 直到前幾天,用老爺CASIO相機拍下這張半糊的照片, 我才驀然發現, 其實,照片是否引起悸動挑動心絃,無關乎構圖快門或光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