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馬對我有特別意義。四年前比賽當天遇上霸王級寒流,體驗 4 度冰馬勇(但印象最深刻的卻是全程上了五次廁所)。三年前的渣打馬我一圓 SUB4 之夢並創下超越陳冠希的 3:55:04 神奇 PB,至今仍覺得當年是吃錯藥才跑出來的,而這個障礙高懸多年,直到上個月才成功突破,原本計劃挾月跑量 200K 之勢趁勝追擊,挑戰連破 PB,至少來個連續 SUB4 也好。

天有不測風雲,賽前兩週晨跑發現左腳小趾根部接近 Y 拖鞋帶的腳背筋會痛,停跑近一週,賽前一度猶豫要改穿正常跑鞋上場。無論如何,身體未處最佳狀況,破 PB 是無望了,連能不能 SUB4 自己都存疑。那就不設目標,一切隨緣吧。出門前準備得很隨便,一整個放棄的心情。

起跑時看到了 4 小時配速列車,還是情不自禁刻意排在配速員後方。嘴上說不設目標,心中還是有期待的。對凡夫來說,有一絲機會可以 SUB4,怎能輕易放棄? 跑步跑多了,鬥志早融合在血液裡,甩都甩不開。

thumbnail

4 小時列車起跑沒多久就加速開走了,很快見不到車尾燈。我在人潮中突圍,一點點追趕,在中山北路圓山附近才超車,但也只勉強維持不到一公里的超前。

狀況不怎麼好,左腳背微痛,早上沒喝蠻牛,也忘了帶耳機沒法開音樂進入小宇宙。前半馬花了大約 1 小時 57 分,要 SUB4 仍有機會,但沒什麼存款可供揮霍,後半馬必須跑得跟前半馬一樣快(跑過全馬的人大概就知道這有多難)。

進入痛苦的後半馬,心中還是先訂下 SUB4 目標。設定高標後跑步心境完全不同,腦中不再有風景跟補給,只剩下算不完的數學題:小明打算以 SUB4 完賽,若跑 31 公里耗時 2:54:00,請問後面 11K 拉至何配速?同時還要持續感受腿腳傳來的訊息,留意故障徵兆減速。

30K 後持續掉速,我被 SUB4 配速列車追過。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放掉目標依循自己的配速微笑回終點,另一個是咬牙緊跟列車完成 SUB4,我選擇了後者。

thumbnail

35K 後逼自己跑 5:30 配速是痛苦的事,但前面存款餘額不足,想 SUB4 這是唯一選擇。踩足油門維持速度,笑容消失,不用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表情逐漸猙獰。 咬牙苦撐,最終我還是保住 SUB4,晶片時間 3:58:58 完賽,人生第三個 SUB4 入袋,但許久不曾跑到如此狼狽,欣慰的是至少心跳沒破錶、沒抽筋、沒鐵腿,月跑 200K 的訓練量是 SUB4 的關鍵支撐吧。

thumbnail

補上獎牌照:

thumbnail

thumbnail


Comments

# by J

請問黑大月跑200k是路跑? 操場? 跑步機? 謝謝

# by Jeffrey

to J, 我主要是跑河濱,晨跑幾乎都是10K起跳,繞四百米跑道會轉到吐。

Post a comment


68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