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來是時運不濟,前些日子本來機車把手的行李箱開關有些卡卡的感覺,開蓋功能偶爾會失靈;當時心想反正沒多久就要換機油了,屆時再一併處理好了。結果,上週三發現開關完全失效了,提前去換機油,順便連胎紋已近似F1賽車胎的後輪換掉。結果機車行老板一聽現象便斷言把手開關有問題,多半行李箱的電磁開關也都燒壞了(因為把手開關卡死持續通電,沒多久電磁線圈就一命鳴呼了),
試換了個新開關,果然沒有起色,看來電磁開關是完了。詢價的結果,電磁開關要900元~~ 於是我開始想,如果當時一發現把手開關有問題就換,是否可以省下這900元呢? 結論是防微杜漸很重要。
   
不過,這件事與"黃金"假期並沒有直接關係。我家在一棟老公寓的二樓,近30年的房子,堅固是挺堅固的(921時牆壁沒有產生任何裂隙),只是上了年紀的房子,總少不了一些小毛病,其中馬桶就是一項。套房與外部兩間浴廁的馬桶以會唱歌而聞名。偶爾在夜闌人靜之時,會忽然水位下降,並發出一連串"啵!啵!啵!"的氣泡聲,有時則會發生類似淤塞的現象,
但等個幾個小時後就會恢復正常(與機車電磁開關的關聯在這裡,如果能早點發現這是要出大包的前兆,做些防範性動作,或許可以避免一場災難)。由於一兩年來都平安無事,因此也就沒有特別
留意。
 
今年的228三天連假,天氣不佳! 不過,這個"黃金"假期中,天氣根本算不了什麼。

02/26 15:30

女兒上完廁所,發現馬桶沖水後(幸好沖的是小號),水位沒有下降。此時發佈緊急命令,兩個馬桶暫時停用。

02/26 21:00

發現水位比下午更高了。

02/26 23:00

Oh, SHIT!! 馬桶的水開始溢流,雖然沒有看到條狀物漂流,但味道十足。看來情況不妙,皺著眉頭就寢。

02/27 08:00

一覺醒來,發現馬桶仍在小量溢流中。推測自行痊瘉的機會不大,成立緊急 應變小組。不過時間尚早,決定稍後再連絡鄰居,確認狀況。

02/27 08:45

買完早餐回來,碰巧遇到樓下做水電的張先生要出門。請教之後,發現1)1F的沖水正常並沒有問題,但1F與2/3/4F並未共用管線 2)化糞池已經兩年沒抽了(原因是與隔壁棟、對面棟共用,費用分攤是件艱鉅任務,因此乏人管理。上次他抽完,為了每戶收個幾百元,氣得半死)  3)依我陳述的現象,2/3/4F管線阻塞的可能性比較大。 不過張先生趕著去工地,於是我請他介紹了一間他認識衛生工程公司,我自行連絡處理。

02/27 09:00


連絡衛生工程公司,約定10:30前來。

02/27 09:05

與3F/4F連絡,詢問是否有馬桶不通現象(後來我才想到,若管線阻塞在2F以下時,2F的廁所會自動昇級成"虛擬化糞池",3/4F仍能順利使用,這句話是白問了),並請其先暫勿使用馬桶。

02/27 10:30

心急如焚1個多小時後,衛生工程的先生依約前來。由於化糞池很久沒抽了,不管是否為阻塞的原因,也應處理。決定花3000大洋抽一下水肥,看看問題會不會消除。

02/27 11:20

水肥車抽滿往返一趟後,總算抽完了。但不幸的事發生了,馬桶溢流現象依舊,衛生先生(後來才發現忘了請教他貴姓,總不好叫人水肥先生吧!)推斷是管線阻塞了,建議我拆下馬桶,用鋼索通一下管線後再將馬桶裝回去,拆裝馬桶、通管線各2500,合計5000大洋。面對兩間遍地黃金的廁所,此刻
的我,沒有半點想比價、殺價的興致,而且基於他是樓下張先生介紹的,報價應不致於太離譜。決定請衛生先生立即動手。

02/27 11:40

衛生先生花了不到3分鐘就拆下馬桶,此時廁所地面立即泛濫成災,但套房廁所馬桶的水位正常了(廢話,虛擬化糞池移位了)。接著神奇的工具出現了,一大捆約大姆指粗的鋼索,上面有螺紋,加上一台類似電動挫冰機的
機器(姑且稱之電動旋轉器)。操作的時候,將鋼索穿過旋轉器的小孔,旋轉器可以帶動鋼索在糞管中旋轉前進,突破重圍,比美捷運開挖時造價數億的潛盾機。

在接了一次鋼索後(一條不夠長),終於一聲巨響(旋轉器不斷扭轉鋼索,扭力到了一定程度時,地面的鋼索會彈起扭轉),令人身心暢快的洩水聲出現了,虛擬化糞池終於功成身退。此時,衛生先生、小徒弟跟我都同時鬆了一口氣,只差沒有開香檳慶祝, 衛生先生如釋重負,正開始準備收回鋼索,卻馬上在收線過程中吃足了苦頭。
一般來說,鋼索在彎曲的管道中前進是比較困難的,收回通常順勢抽回即可。但是鋼索的另外一頭似乎有個強大的阻力,衛生先生不斷地放一點線、用機器旋轉、發出巨響、收線,就只能一點一點收回。(整個過程讓我想到老人與海中與大魚博鬥的場景... )

02/27 12:30

歷經近一個小時的博鬥,中間休息了三次、嘆氣了四次。總算,阻力消失了,鋼索得以順利回收,這才發現,原來阻塞的元凶是一團由線布條、塑膠繩及不知名材質(半分解後的毛巾?)所混合組成的雜物團(約兩顆壘球的大小),看來是歷經長時間所累積而成的,說不定有些是早在我們搬來前就存在,只是在這次終於到達完全阻塞的臨界點。而收回鋼索不順的情況,也在看到阻塞物的同時得到了解釋!(鋼索頭被雜物中的線材給彎成倒U型,以致在回收過程形成阻力。)

02/27 12:40

鋼索回收後,進度就很順利了。衛生先生沖洗了廁所的地面,拿出一個紅白塑膠袋裝的水泥,混上水,在馬桶底座糊一圈,再用一塊海棉將多餘的水泥抹去,就算完成了馬桶安裝的工程。算了算,通管線的2500光衛生先生的一身汗就值回票值, 相形之下,拆裝馬桶的2500就有點小貴。

花了八千大洋,耗了半天時間,滿地黃金的狀況也總算解決了。看著很有味道的那團阻塞物,心想: 如果!
如果當初在馬桶偶爾不通時,就倒個半罐通樂保養一下;如果沒有鄉愿地任抽肥工作無人聞問,水流順暢應該可以減少阻塞的惡化;是否就可以避免如此龐大的工程?(不幸中的大幸是沒有淪落成要敲地板牆壁的災難) 若是,則是又再一次證明: 防微杜漸真的很重要!!

後記: 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 台灣的水電行、衛生工程公司很喜歡取名一忠、一信、乙乙之類的,主要原因多是筆劃才能在翻閱電話薄找公司時拔得頭籌! 哈!!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81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