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遇吸血鬼
    趁著清早,爬了睽違半年多的二格山。
    七點多出門氣溫約二十度,微涼但太陽已漸露臉,想必是個微熱早晨,於是只罩了件薄風衣,穿著排汗衫短褲加運動涼鞋的黑暗乙種登山裝,騎上機車直奔草湳大榕樹。
    雖然大榕樹附近停了不少車,由阿柔洋道路最高點進入二格山林間小徑,一路卻只聞蛙鳴鳥啼,久未遇其他山友,一度懷疑自己是"方圓兩公里內唯一的靈長類動物"。
    接近山頂涼亭時,總算開始有些人跡,霧大,翡翠水庫上方雖有雲海,但一片迷濛,並無可觀。
    花了兩個小時完成攻頂返家,脫完鞋一轉身與被女王發現地上掉落黑色不明物體。仔細一看,暗陰羊! 依我多年前經驗: 是水蛭!! 想必是附在身上帶回來的,馬上檢查身上有無在流血的傷口(記得上回足足流了半小時才止血)卻無所獲。只好推斷是吸在登山杖上跟回家的,把牠沖進馬桶便洗澡去。
    洗澡時才發現右腳趾縫間有米粒大小的傷口,靠! 我又被吸血鬼咬了。
    出了浴室再仔細檢視客廳地板,我足跡所到之處,一路上早有點點血跡。不痛不癢血流不止,這就是吸血鬼的威力! 更神奇的是,剛才被沖進馬桶的水蛭居然又爬出來(讓我想到電影裡怎麼都殺不死的怪獸)。上回驚嚇到一口氣把牠燙死,這回難得還留有活體,便拍了幾張照片當作科學觀察之用,最後再以克蟑處死。
    生物觀察的照片美不到哪裡去,更何況是跟馬桶合照,知道很多人不敢看也不愛看,所以內文只放了小縮圖,有興趣研究的科學家們再自行點開來看! (警告: 科學求知欲不敵噁心反胃感的朋友別點,看了不蘇湖不要怪我!)
     
    【心得】
    1) 穿短褲涼鞋登山經潮濕地帶時要格外注意 2) 再次實驗證明水蛭咬的傷口要半小時才會完全止血
  • 又要換大燈
    還記得兩個月前才享受過DIY換汽車大燈燈泡,扮演黑暗修車工的樂趣,想必樂在其中的模樣被老天爺發現了,於是又賜給我第二次DIY的機會--這次換另一邊大燈不亮。
    熟門熟路殺進同一家汽車材料行,150元又買了一顆歐思朗H1,跟顧收銀台的年輕店員聊了兩句,後悔上回應該一口氣買兩顆一起換。店員回說: 對! 他每次都是叫客人一氣買兩顆一起換,燈泡的壽命其實差不多。
    我不確定這是基於專業經驗的良心之言還是想倍增業績的推銷之詞,但下回若燈泡使用時間已久,我想應該會兩顆一起換省點事。

    【心得】汽車大燈燈泡請一次換兩顆。
  • 重現Presale魂
    前幾天奉長官指示對他組同事做技術分享,目的在增加已開發成果被跨組運用的機會,減少相似功能重複開發的資源浪費。
    討論中有人提問: "如果需要Blah Blah功能,你這個Framework能支援嗎?"
    一時不知著了魔還是鬼上身,我居然豪氣干雲地回答: "這個功能目前尚未支援,但依Framework設計時所保留的彈性,要擴充並不困難",與會人員紛紛滿意地點頭稱是...
    開完會萬般悔恨,又不是在搶案子賣產品拼業績,沒事幹嘛逞啥英雄裝啥好漢?
    我想,或許是在SI待過蠻長時間,一到展示說明的場合Presale魂就會被喚醒,自動開啟【先答應再想辦法模式】;不過,看過很多沒待過SI廠商的長官在會議場合上偶爾也會忽然變得神勇無比,判若兩人,拍胸脯比誰都大聲。
    我猜想,每間會議室裡其實都寄居著一種所謂的"大話鬼",當有人在會議室開會時便會隨機附在平時理性的人身上,使其不由自主做出愛講大話、亂打包票、隨便承諾的舉動。我剛剛八成是鬼上身...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一定是這樣...
    【心得】下回再有展示說明場合,打算預先找好同事擔任介錯,遇我有胡言亂語講大話症狀出現時,採取踢掉投影機電源線、打翻茶水、以Notebook重擊我後腦... 等方式協助我減輕痛苦。

Comments

# by Engin Lee

老大真是熱血呢~ 那是螞蟥喲~ 水蛭比較像橢圓形的~ 我之前是在貓空附近的小路被吸血鬼盯上 >"<

# by Jeffrey

to Engin, 呵,我一直以為螞蟥與水蛭指的是同一種東西(http://zh.wikipedia.org/wiki/%E8%9A%82%E8%9F%A5),我聽過最"熱閙"的吸血鬼大道是去貓空圓山的路上。

# by jain

「先答應再想辨法」,那如果想不出來呢?? XD

# by Jeffrey

to jain, 「先答應再想辨法」--> 想辦法做出來或想辦法解釋為什麼原先答應的東西做不出來,二者擇一。XD

# by hththt

吸血鬼好像可以用鹽來溶化他比較環保XD

Post a comment


75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