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的梅雨下得讓人心煩,也打亂了每週末的固定爬山行程。終於端午的四天連假,維持早晨晴朗,午後雷雨的固定型態,悶了好久的雙腳總算又可以舒展舒展了。

由於每天午後的雨勢頗大,平日的最愛--二格山,路上有幾段屬於落葉軟泥,大雨後稍稍難行,加上連續多週未爬山,筋骨已硬。於是我決定重溫去年5月起的爬山生涯入門歷程,回顧由政大後山、樟山寺、待老坑山一路擴展出去的探索圈。

剛上了行健道,扶著鐵欄杆的手掌就給電了一下,原來是隻長滿白毛的黑色毛蟲。細察刺痛之處,發現被插了近十來根黑短毛。所幸將毛拔除後,塗上紫草藥膏,倒未紅腫,也可能是運氣好,遇到不毒的毛蟲。為了擔心後人也跟牠"來電",或是牠被人一掌橫死在欄杆上,我很有公德心地將牠移到梯旁的草叢中。沒走幾步路,又看到一隻橘身紅頭,還長了兩根長觸角的毛蟲同樣在杆上爬,毛蟲大哥,這是何苦呢? 一樣,鞭數十,驅之別院。

進入了樟山寺步道,滿山的蟬放肆地喧嘩,簡直快把耳膜給震破! 但除了蟬,一路上還看到許多漂亮的昆蟲。

待山坑山頂看似威風的大螳螂.. (其實牠一直在躲我的鏡頭,最後還藏進草叢裡,說起來有點孬)

顏色鮮明的蛺蝶(? 我猜的,蝴蝶又不是分成.NET跟Java兩種,要一眼叫出名字來太為難我了)

身體呈現寶藍色的蜻蛉,帶點金屬的色澤讓我想到高檔鋼珠筆的筆蕊。

最近的雨水充足,有些路上的芒草長得比人還高,而且還帶著水珠,讓穿短褲的我有點擔心吸血鬼再次上身,每三分鐘就要檢查一次雙腿上有無異物。這一趟我決定重回樟湖山頂,原本被關在菜園中有茶壺作伴的樟湖山三角點,因菜園已被地主鏟平改放上休閒木椅,更是被淹沒在荒草中了。

沿著樟湖步道再回走待老坑山,重訪我生命中第一顆三角點。待老坑山三角點已被埋在雜草之中,照例放上鏡頭蓋拍照留念,旁邊的Better登山杖,當年只花了110大洋,卻已足足伴我一年多,征戰大小郊山,還是撥草、防狗的重要兵器,實在太太太物超所值了。

在山頂遠望仍在雲霧間的台北城,這是清晨登山客獨有的感動,有機會你一定要來親身體驗一下!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67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