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活的不少記憶都還鮮活清晰...
還記得日記作文是免不了的作業,自己也幹過從"我家的晚餐"一路演繹到"反攻大陸、解救大陸同胞"的蠢事。(一堆作文範例還不都這麼幹? 偏偏當年的國語老師"不識大體"、"缺乏愛國心",給我的評語竟是"作文應就事論事",呵!)
而記憶最深刻的總是會有同學因為在作文中想出了"冬天的樹像個孤獨的老人"之類的句子,而在課堂上被老師叫來大大褒獎一番,那一臉的讚嘆,彷彿在班上發現了某位文學天才、未來的文壇霸主! 當年我的小腦袋裡總想不透大人為何老是對這些無厘頭的聯想感動到無以復加... (我從小就是寫論說文OK,抒情文一塌糊塗,這種風花雪月似的吟唱,超出我的能力範圍。當然,搞到今天變成把"邏輯"當成人生觀在過活,倒是從小就能看到蛛絲馬跡!)

兩歲的小孩是很有趣的,已能嘰哩呱啦的講上兩分鐘,但許多詞彙似懂非懂,對事物間的必然定律所知尚淺。見到了新鮮的事物,就會在小腦袋中的有限詞彙中找出對應的東西,把它們串連起來,每週雖只短短地和她耗兩天,卻總能驚喜連連!

●襪子的鬆緊帶有點鬆,她走了幾步路,襪子就下滑到鞋子裡,她望著我說: "咦? 襪子回家了!"

●前陣子寒流來,抱著她在路上走,一陣冷風吹來,颳起地上的幾片桑樹落葉,她說: "你看,樹葉在跳舞耶!!"

●堅持要在我懷裡拿著原子筆畫圖,結果筆尖角度太朝上,墨水流不出來,她很篤定的向我報告她的結論: "筆筆沒有電了!"

●某天早上,尿急了叫媽媽帶她去上廁所,但離平常起床時間還早,眼睛根本還睜不開。坐在廁所裡的小馬桶座上,她瞇著因光睜不開的眼睛急得大喴: "媽咪唷! 燈燈壞了,都不亮了!"

這才發現,原來兩歲的童言童語竟可以給大人如此的震憾! 單純的童心一舉擊潰了成人世界的規律與僵化。我浮現出一臉讚嘆,就和古老記憶裡,作文老師的表情一模一樣...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41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