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半年前吧,重拾慢跑鞋,開始在政大體育場繞圈圈的日子...

鞋子是兩年前衝著生平第一次參加10KM路跑時買的,之後覺得走訪山林兼看花草比跑步來得有趣,就又回歸假日穿著運動涼鞋登貓空郊山的習慣。

今年會重返跑壇(謎之聲: 跑壇? 我呸!)的最大目的,其實是衝著健檢報告裡幾項不好看的數字,平時自由運用的時間有限,而政大體育場近在咫尺,慢跑對我來說是再方便不過的運動選擇。反正是繞跑道,一起腳就開始、累了隨時可結束,就沒藉口不天天運動了。

養成經常性晨跑三、五千公尺習慣後,開始認識跑道上的一些熟面孔: 每天跳拉筋健身操的阿公阿媽團、由鐵血教練帶領的再興大車隊(連續被十幾個女生超車的感覺叫人永生難忘~~)、天氣再熱也永遠長袖長褲帽子加採茶頭巾包到只露出眼睛慢跑的大姐、用小碎步前進卻速度驚人的嬌小阿媽...

不過搞程式玩系統的人機車成性,即便運動休閒,還是會不由自主訂出效能指標,一切向數字看齊,把身體當成網站Tuning: 體重減多少? 速度快幾秒? 但說老實話,有了數字目標,倒也產生另番趣味! 從跑三千都要夾雜兩三圈散步才能爬完,到後來可以不間斷地一個小時幹掉一萬公尺,也還真有幾分成就感。

前些時候,操場出現一群老中青男子混搭組合,由教練領著練跑,好奇地在噗浪發問,熱愛跑步的MVP Alex提到了10/3的貓空路跑,喚起參加Nike百萬人10KM路跑的回憶。想想近況還不錯,何不更上一層樓來個"半套"(馬拉松)試試,加上地點是平日熟悉的政大、貓空,走幾步路就可以報到參賽,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就毅然決定跨上四十歲生涯裡第一匹"半馬"!

不過自忖不是什麼狠角色,我的參加目標很簡單:

  1. 要活著回來
  2. 週一要能正常上班
  3. 設法在三小時上限內跑完

與前次Nike路跑的晶片計時、全程交管相比,貓空馬拉松呈現了另一種"原始的野趣"...

【鳴槍起跑】

簡章寫07:00要在政大田徑場辦理"檢錄",到了司令台,只見服務台帳篷下只有兩位服務人員,沒經驗的我還在狐疑又沒條碼沒電腦,上千人要"檢錄",莫非要用人工翻名冊登記? 後來才知道,所謂"檢錄"原來就是由數位持紅旗穿黃背心的"裁判"用簽字筆在號碼布上打個紅勾就算數。

開跑前少不了主辦單位、協辦單位簡短致詞,年底選舉將屆,一堆市議員參選人都到場了,再加上花博舞表演,政治味十足。不過,當主持人介紹運動飲料贊助商時,暗暗高興了一下,心想這一路上有運動飲料可以喝了,讚!!

不像前次路跑的個人化晶片計時,貓空路跑是鳴槍統一計時,先繞政大400米跑道一圈,再由司令台右側充氣拱門跑環山道。上千人組成的人龍在跑道"蠕動"前進,最先起跑跟擠在最後,光離開操場時間應該就差了五六分鐘。不過話說回來,真正"有心比賽”的人會自動排在最前方早已飛奔上山,餘下的人跑不跑得完還在未定之天,應該也不差這幾分鐘,哈!

【3公里 魔鬼坡】

剛出發到蔣公銅像是第一段長上坡,大伙鬥志高昂神采奕奕,人龍前進的速度還蠻猛的。出了政大後門轉進產業道路,開始永無止境的緩上坡跟陡上坡,此時已有人加入"步兵"行列(用走的)。我一路維持小步伐高頻前進,總算有機會超越一些先發部隊...

在難熬的上坡路,意外發現了比我還會流汗的人! 一位滿身大汗的胖子同學,脫掉上衣在路旁走,我經過時他正好停下來擰上衣,嘩啦啦啦~~~ 聽起來像是倒掉一瓶六百CC礦泉水,媽呀!

第一個補水站出現了(我原本以為每5公里才有補給,沒想到約3公里設一站,很棒),來服務的高中同學們把礦泉水倒在大塑膠盒裡,拿杯子舀水給選手喝,感覺不夠衛生,但... 喝吧! 且慢!!! 剛才不是介紹了運動飲料贊助商:

說好的運動飲料呢? 說好的運動飲料呢? 說好的運動飲料呢?

才過了3KM水站沒多久,便看到警察騎機車為10公里組折返的第一名選手開道,專業選手的速度還真驚人。

【5公里 杏花林】

我遇見了常在運動場看到的小碎步阿媽也來參加比賽,正在賣力地爬坡,心中默默祝福她有好成績後超車繼續前進。

不久上坡段結束,表示杏花林快到了。

10公里折返點的馬路中央有個大計時器,瞄了一下,我花了37分鐘跑完5公里上坡路,已算高於平日水準。10公里組的參賽者在此領藍色絨布鬆緊髮帶做為折返信物後就可以回頭了,參加21公里組的則要繼續加油向前衝。

【7公里 老手們】

到了中後段,人與人間距漸漸拉遠,步調也變得悠閒起來。一邊看風景,一邊觀察被我超車及超我車的選手們: 好多"永和慢跑"的人,看來組織很龐大;而很多選手間彼此認識,碰見了會寒喧聊上兩句(感覺就像在TechDays裡一定會遇到熟人差不多道理,呵);有相當高比例的參賽者穿了其他路跑賽服,所以這類比賽老手應該比例很高;還有不少人穿著慢跑社團服(警愛跑、愛跑部...)比賽,看來也都是巷仔內的老手。

【折返點】

在貓空纜車站附近看到警察騎機車領著21公里組的選手跑回來,之後是3公里緩下緩上的路段。

在折返點拿到21公里折返信物: 紅色絨布鬆緊髮帶,路中央的大計時器顯示時間為: 1小時15分整!

折返後開始難熬的回程。經過10公里水站時,發現很多人直接拿礦泉水瓶喝水,甚至帶著跑(事後我才知道是因為塑膠杯用光了,但選手數是固定的,會發生這種事很耐人尋味,是睹沒那麼多人可以跑到這裡嗎?),我學人抓了一瓶剩1/3的保特瓶,將瓶身中央掐扁變成啞鈴狀方便手握,打算隨身補充水分。

(盛竹如出場) 黑暗大叔萬萬沒想到,這半瓶水將在他的回程扮演重要角色,跟他的跑路生涯緊緊糾葛在一起,我們繼看下去...

【14公里 下一站.沒水】

水站沒有杯子的劇情在下一站更上一層樓,水站服務同學們已在收攤打掃整理器材,沒水了! 好樣的,這是身為後段班的悲哀呀~~~ 幸好在前一站自製的隨身瓶跟裡面的殘水,伴我度過一段無水之路。(為了感念救命的半瓶水,我把瓶子帶回家做紀念,有照片為證)

貓空的產業道路不像市區道路可以全面交管要求用路人繞道,出發期間人龍通過時是由交警硬攔下車輛在路邊等(見到駕駛人苦等多時的無奈表情,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後半段人潮漸稀,就不再做嚴格管控,所以會偶爾有汽機車從身旁駛過,跑步老鳥們會很有默契地在高聲提醒後面的朋友: "有車! 靠邊!",很有人情味。

【16公里 中興七號】

進入倒數階段,選手們的間距已經拉得很開。此時我看見一位身穿NCHU 7號淺藍色運動衫黑短褲的馬尾美眉(姑且稱她中興七號好了,呃... 有點像某種優質米),暗下決心,以她的速度為目標,跟隨她一路回到終點。

無奈,中年人的熱血不敵青春的肉體,苦追了一小段路程,只見中興七號的車尾燈離我愈來愈遠愈來愈遠... 再會了,中興七號,再會!

【蔣公 我回來了】

歷經了漫長路程,終於到了Last Mile。來時蔣公銅像到政大後門的陡下坡,倒帶播放就變成可怕的魔鬼坡,尤其對已歷經20公里折磨的選手們來說,更是對身心的嚴格考驗,很有默契地 -- "全部的選手都是用走的"!

我原本擔心在最終階段明明已使盡全力,還被人超車心靈受創的悲慘情境並沒發生。轉念一想,真正有實力在最後一公里衝刺的專業人士,應該一小時前就跑完了,現在正在冰果店吃剉冰,誰要跟你在後段班廝混? 哈! 某個時段抵達終點的人,實力都相當,這是大自然篩選的結果呀!

【21公里 終點】

回到政大體育場,跑完最終的半圈跑道,花了2小時28分30秒,我終於跨上人生第一匹半馬!!

通過終點時,裁判會扯下你號碼布上的名牌小紙卡寫名次,並給你一張名次卡,我排名570(題外話,我不知道號碼布上的名牌卡過終點要用,別在衣服上時就拿掉了。到現場發現大家都留著才覺事有蹊蹺,幸好可在服務台補領),接著可以領取一張兌換券領運動飲料(第一次看到340ml的保特瓶,是哈比人專用的嗎?)、一袋紀念品(內有礦泉水、某種市價70元的體能補給飲料跟一包運動飲料沖泡粉),以及對我最有意義的 -- 21公里完成獎牌! 紀念40歲的中年人第一次跑完21公里的路跑~~~

  
DIY啞鈴救命隨身瓶 以及 抵達終點的大會紀念品

【後記】

回家量了體重,即便一路上有在水站補充水分,哈比人瓶運動飲料也在到手的十秒內喝完,體重還是足足掉了3公斤... 至於獎牌,一回家就被兒子強行徵收,掛在脖子上晃了一天,不過也算是替他爹小小地炫耀了一下這難得的成就,哈!

 


Comments

# by Kim

cool

# by mis2000lab

這段好笑.... (盛竹如出場) 黑暗大叔萬萬沒想到,這半瓶水將在他的回程扮演重要角色,跟他的跑路生涯緊緊糾葛在一起,我們繼看下去... 還少了一句: ......李組長眉頭一皺,發覺案情並不單純..... Orz

# by 戴丹尼

我發現運動場上最猛的都是老伯伯~

Post a comment


48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