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奇怪的動物,即使吃了苦頭,卻還能在其中嚐到獨有興味,一再自討苦吃且樂此不疲,就像馬拉松這檔事兒...

2月跑完了初馬--櫻花馬,42公里,5個半小時山路的漫長折磨記憶猶新,某個晚上,在網路看到傳說中精彩度不輸櫻花馬的信義鄉葡萄馬開始報名,腦海開始浮現山林間蜿蜒的產業道路、兩旁扶疏的樹木、熱情的加油鑼鼔、牛飲舒跑飽食香蕉果腹... 頓時意亂情迷六神無主,等待神智恢復,眼前已是報名完成的電腦螢幕。(剛才怎麼全忘了馬拉松的諸多痛苦: 凌晨即起睡眠不足、隨時要抽筋的感覺好恐怖、跑完腳趾黑青指甲剝落的慘不忍睹... 想一想,跑馬還真有點像吸毒。)

安排週六順便到草屯探訪親戚,晚上投宿南投,隔天清晨再搭四點多的大會接駁車上山。前一晚帶小朋友去逛了草鞋墩夜市,發現旁邊的新天地大賣場已改建成所謂"寶島時代廣場",偌大的空間搞了好多台灣四十到六十年代的懷舊場景,很有意思。小朋友當然對這些懷舊題材毫無興趣,夜市裡的彈珠台、套圈、釣魚才是最愛...

   

前一晚弄到近十二點才睡,凌晨不到四點就得起床,睡眼惺忪梳洗整裝,花的時間比預估多,打亂原本想從容吃頓早餐的計劃,只得狼吞兩根香蕉充數,就連忙趕往南投市客運站。抵達時已有不少背著紅色衣保袋的同好在等車,4:40準時發車上路。五點多即將日出的天光美極了,我卻開始擔心沒睡飽今天要怎麼跑?

    

    

    

生平首次到訪信義鄉,沒想到居然要用如此"嗆辣"的方式領悟山林之美。到達梅子夢工廠,會場已架起烤架,十多頭烤山豬並排,場面壯觀,暗暗期許今天不當後段班,務必要嚐到山豬肉的美味。七點整,由布農族勇士們持著"獵槍"對空鳴槍開跑,獨一無二的開跑儀式讓以前參加過的路跑鳴"槍"全淪為山寨,哈!

    

一路風光明媚,跑友們在台21線排成人龍,緩緩推進。歷經櫻花初馬洗禮,加上五月、六月前半旬已分別累積200K及100K月跑量,即便自知成績仍上不了檯面,但跑二馬時不再有完賽與否生死未卜的惶恐,甚至開跑後的前10K氣力尚足,上坡也還能維持Pace 6:30/km以上的水準,讓我一時沖昏了頭,心想今天說不定能挑戰五小時內完賽呢! 死菜鳥完全不識山路與太陽聯手是何等凶險,事後才覺當時的我真是好傻好天真呀~~~

櫻花馬在淒風苦雨的10度寒流中跑完,或許老天爺自覺虧欠,特地在第二馬還我一個多雲時晴的溫暖好天氣,只是後來彌補過了頭,近午雲散日烈,溫度一路上飆直破32度... 於是跑速開始下滑,只能在大太陽底下邊跑邊烤,距離愈長,體力逐漸流失,我跟著一群中段班同學紛紛下馬,加入步兵團行列,改成邊走邊烤。

跟櫻花馬一樣,熱情的加油團跟豐盛的補給是不能不提的特色,路線安排經過八個當地村落,享受原住民朋友的熱情招待,補給站超大顆的多汁甜美葡萄,清脆爽口度直逼水果的甜椒、近來因颱風豪雨貴翻天的大顆牛蕃茄、還有跑者的好朋友香蕉... 堆得像小山,讓你吃到爽! 還有當地人組成的加油團,夾道拍手唱歌,敲鑼打鼔,最特別的是看到碗口粗竹管剖削做成的自製加油棒,前後搖動時剖半竹管彼此相擊發出啵啵啵啵的聲音,十分新鮮有趣;還有鄉民朋友接了水管為跑者提供人造雨,經過時一陣清涼透心,感恩吶~~ 小朋友則特愛擊掌遊戲,站在路邊跟每一個跑者拍掌打氣。

原住民朋友的豪爽外向讓人印象深刻,途中上演不少有趣鏡頭:

"阿儒仔加油!" (出門在外,聽到有人呼喚起小名,不免心頭一驚)
不久聽到他對後面的跑者喊: "阿宏仔加油!"
(原來加油大哥是看著號碼布上的名字,隨性喊名加油)

"高XX加油! 嘿,我也姓高耶"
(聽到某位加油大姐對我後面的跑者這麼喊,我不禁笑了出來對她比讚!)
"真的啦,不信你來我家看~~" (笑到不支了)

某補給水站,義工們正忙著將保特瓶飲料倒到一個個水杯裡...
旁邊有個原住民阿伯,笑瞇瞇地拿著一瓶台灣啤酒準備為跑者倒酒...
(阿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路線在後半段進入了最高點,居高臨下,河谷兩側的壯麗風景盡收眼底,但此時已近正午,烈日當空,也接近體力的極限,走的比例愈來愈多,離五小時完賽的目標就愈來逾遙遠。步兵當久了也一併失了羞恥求勝心,什麼破五保六的豪氣早就抛到九霄雲外囉,管他的! 就安步當車,能走到終點就好。經過水站牛飲狂食只帶來短暫的鼔舞,尾段的路隊伍拖得很長,有多時間常常前後不見其他跑者,有種自己正在貓空漫步享受孤寂LSD的錯覺,但毒辣的太陽下一秒就把人拉回現實,不對,這不是LSD,那有他X的這麼熱這麼操把自己逼上絕路的LSD?

終於完成最後的下坡,在柏油路上看到39KM的里程記號,頓時有活起來的感覺,提起腳步再跑。只是最後的2KM平地感覺卻是漫長無比,只撐不到1KM我又回步兵連歸建。直到終點線前最後1公里,運起最後一口真氣跑將起來,硬撐著碾過近十名跑友,算是給自己的小小交代,以5:20:20的成績完成我的第二場馬拉松,只比初馬快了10分鐘。

    

賽後如願嚐到了烤山豬,卻口渴到無以復加,猛灌了三大杯(700cc珍奶大杯)青蛙下蛋+兩瓶600cc礦泉水+兩罐375cc易開罐,連同沿途每個水站都至少喝了3杯礦泉水或運動飲料,屈指一算,一整天下來居然喝了七公升以上(提醒: 大量喝水時要同時補充電解質,不然會有水中毒的風險),當天流汗與蒸發掉的水分應該十分可觀。

傳說,中國第一位超馬選手--夸父,在大太陽底下跑馬後,渴到把整條黃河都喝乾,大概也是類似的感覺吧!?

忙著跑步,手邊只有WP7手機加減拍照,途中還有許多精彩畫面,就靠其他網站補充了: 葡萄、啦啦隊、風景


Comments

# by 貓咪圓滾滾

葡萄馬拉松真的好特別啊 沿途風景好壯觀 不過我還是對螢光夜跑(夜景)情有獨鍾(你根本就不曾跑過好嗎!! 哈哈)

Post a comment


75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