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兵運不錯,在國防部後勤單位五級廠當了兩年修護士(唸化工轉工管的我被唸台大電機的學長收徒,沒電子背景去跟人家修電子交換機,那又是另一則奇妙故事),後勤單位涼歸涼(真的涼,托維修設備的福每天吹冷氣)還是有衛兵要站,大門有衛兵班負責,其餘如側門、油庫等次要夜哨則由一般兵輪值。上下哨很簡單,營區很小,不用士官或軍官帶隊,時間到了自己走去跟上一班衛兵交接槍枝跟掛有刺刀彈匣的 S 腰帶(我們用的槍不是一般野戰部隊用的 57 步槍,而是有點年紀的 M1 卡柄槍,子彈偏小的像手槍子彈),兩小時站好站滿再等下一位來換班。


(上網找到的 M1 卡賓槍照片,國軍管它叫「卡柄槍」,一看到都那段歲月的回憶通通湧上腦海。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部隊很看重槍械彈藥,甭說槍枝彈藥了,小到如打完靶的廢彈殼,少一顆都可能讓你被送軍法,所以衛兵交接守則有條重要規定:要當面清點槍械彈藥數量,確保數量正確,萬一短缺也好釐清責任,決定誰該被抓去關。這設計很合情合理吧?但實際執行起來可不是這麼回事。

待了一陣子,我發現大部分的人都沒在點交子彈裝備(我只跟同梯點交過),別說當面點清槍枝子彈,油條一點的老兵,遠遠看到你去換班就刺刺走出哨亭,瀟灑地向後一指,示意槍、刺刀、彈匣跟 S 腰帶在裡面,請自取。

遇此狀況,照理要大喊:你給我站住,沒清點槍枝彈藥就想走?

會這麼做的人肯定沒當過兵,至少不是在我那個年代當兵。

部隊裡有國防部不承認但確確實實存在的學長學弟制,老兵就算不欺負新兵,對新兵也有絕對權威,這是部隊的潛規則,只要別搞出亂子,軍士官幹部也都默許老兵「照顧呵護」新兵,它是部隊代代相傳的優良傳統,組織得以運作的方式呀!

對映到職場,在軍中用面對老闆的態度跟學長應對準沒錯,話講出口前先想想這句話你敢不敢對老闆說,拿捏一下便有答案。學長雖然不會發薪水給你,但惹到他老大不爽,絕對有一百種方法玩死你,所以菜鳥也有一百個理由順從,敬鬼神而遠之。對於完全不交接裝備的學長,我想到最有氣魄的問法是 - 學長,那個... 不點一下子彈嗎?即便如此,話永遠只在心中迴響,從沒說出口。

我屬於易操煩體質,老想著萬一哪天真的少了子彈怎麼辦,但攔下學長要求當面點子彈,不用等萬一,馬上就遭殃。困擾多時,終於忍不住有天跟師父學長說了我的困擾,他不急不徐,給我一個有智慧的答案:依軍中倫理,當然沒法要求當面清點,等學長走遠你馬上清點,若有問題立刻回報安官。到時子彈被誰搞丟還是會有爭議,但依情理推論,你肯定不是嫌疑最大的那個,這已是傷害最小的方法。

我點頭如搗蒜,當下解惑,這麼多年後,也未能想出比這更好的解法,由它蟬聯最佳解寶座。

後來想過一些不正經的解法,例如:不畏世俗眼光,堅持清點,雖然會被當成怪人有被霸凌的風險,但若堅持怪到底,大家會覺得你瘋了反而不敢惹你,便能出奇致勝。好比在身上塗滿大便,可讓原本想揍你的人避你惟恐不及;缺點是得裝瘋兩年,無法過常人生活挺累的,不小心入戲太深,難保不會真的變成瘋子。

退伍畢業進了職場,見過聽過各式各樣的潛規則,但歷經軍中文化洗禮,已能見怪不怪,坦然面對,很快找出自處之道,當兵讓男孩變男人,真有幾分道理。是說,現在的年輕朋友不再需要浪費兩年時間面對不合理制度、扭曲的生態,是好是壞,又好像有點難說,呵。

爬文時找到一篇當兵站哨經驗談,滿滿的過來人話當年,很有趣:衛兵上哨了! 各國衛兵上哨面面觀 - 軍武大觀 - 後備軍友俱樂部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78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