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打亂我這些年追求一月一馬的慣例,賽事紛紛延期或取消,更慘的是警戒期間慢跑得戴口罩,跑不到十公里口罩被汗浸濕,活像被濕毛巾蓋臉刑求,再多跑十分鐘,我八成連提款卡密碼都會供出來。即時勉強維持每個月一百公里以上的月跑量,但品質慘不忍睹,連六分半、七分速都出現了,過去可以連兩天跑 SUB2 的中年人已不知去向。

忐忑

年底疫情稍緩,台北馬如期舉辦,眼看將是我今年唯一的一場賽事,加上破例免抽籤,沒猶豫太多就報名了。報是報了,心中卻有如參加初馬般忐忑,擔心自己跑不完。主要是近兩個月開放戶外運動免戴口罩,月跑量回到 200 公里,但六分速幾乎是我的極限,跑太快或跑超過二十公里,有時左膝會開始僵硬(甚至膝窩出現囊腫,待休息一陣子後消失),嚇得我不敢跑快跑遠。如此狀況,一口氣跑 42 公里,該不會把腿跑殘要去看骨科呢?

於是,今年台北馬的目標不再是 SUB4 了,以健康完賽為目標,放慢速度留意腿腳狀況,真有狀況退賽也無妨。

五點半到會場,深吸一口氣,竟有當年初跑全馬那種生死未卜的淡淡焦慮。


因為疫情緣故,會場出入口設了體溫檢測站。


排 20 分鐘上廁所是台北馬、渣打馬的經典橋段。


去年跑了兩場 SUB4,分區起跑排在 D 區,排隊從一個人寬的柵欄擠進來,以目前的實力有點心虛。


相較於擠沙丁魚的 D 區,C 區非常空嚝,但空間也沒浪費,成為 330 強者的暖身跑道。


今年的安排比較特別,6:30 起跑槍響之後,D 區跑者才被放進拱門直線賽道,起跑拱門照片是邊前進邊拍的。


沒有成績目標,難得用不同的心情品嚐賽道,往年每次跑過北門都想拍張照,今年終於如願了。


總統府前也來一張,順便到 228 公園上個廁所。(喵的,天冷尿真多,明明起跑前才上過,想起 2016 渣打馬遇上霸王級寒流跑個全馬上五次廁所的慘烈事蹟)

危機


突破 21 公里,擔心的事發生了,左膝開始僵硬,膝窩微腫,右腳踝也開始微微酸痛,趕緊降低速度縮小步幅,步步為營,以平安完賽為目標。看到半馬跑友已經分流要回終點,閃過當初該報半馬就好的念頭。


環東大道高架是最煎熬的一段,氣溫 14-16 度,晴朗乾爽,是破 PB 的絕佳天氣,但左膝跟右踝不斷傳來告警,能不能跑完都是變數。

重生

撐完漫長的環東高架,經過一小段折返準備進入河濱,遇到對我跑步生涯意義重大的一個流動廁所。


經貿疏散門進入河濱處,又有點尿意(補聲幹),看到入口處就有個流動廁所(箭頭所指處,借用 Google Map 照片,當時還不知道它對我人生的重要性,沒想過要拍照),剛好有名跑友拉門進去,心想只要等一個人,解放輕鬆一下也好。 不管成績真好,跑全馬等廁所可以站三七步吹口哨,不必頻頻看錶就是爽!! 上完廁所頓時身心舒暢不少,跑了一小段,奇蹟悄悄發生,膝蓋跟腳踝的不適漸漸消失,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我重生了!

就這樣,30K 左右我換了一個人(經貿疏散門流動廁所之於我,就像電話亭之於超人),居然可以輕鬆用六分速甚至 540 推進。


站上傳說中真正的全馬起跑點 - 32K。帶著愉快的心情,用比身旁跑友稍快的配速一路超車,就這樣回到終點。

成績 4:36:20,但前半馬 2:19:29,創下跑馬生涯第一次後半馬比前半馬快的記錄(術語叫 後段加速 Negative Split),而且跑完輕鬆無比,雙腳沒有酸痛僵硬,也算是非常難得的經驗。

終點


坐在體育場吹著風,享受剛完成一場馬拉松的喜悅,是我喜歡的人生。


特別記一下本次賽後餐點,號稱是專為全馬選手需求製作的營養便當,幾片水煮雞肉一小塊煎魚、一顆魯蛋跟沒什麼調味的水煮青菜,超健康,但飯量倒不少。意思是跑完一場全馬補充這些就夠了,意思之前完賽後的報復性進補根本藉題發揮,哈。


雖然本屆獎牌設計略嫌平淡,還是照慣例用它為我的 2021 台北馬劃上句點。


Comments

Be the first to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77 - 42 =